记录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录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媒体评热播剧平凡的世界拥有敢为的勇气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6:37 阅读: 来源:记录仪厂家

媒体评热播剧《平凡的世界》:拥有敢为的勇气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近日,路遥的长篇巨著《平凡的世界》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在各大卫视热播,并激起了讨论。这部20多年没找到投资的电视剧,在很多层面上都拥有敢为另类的勇气,这也正是当下影视剧所缺少的。它首先涉及的是对上世纪80年代的怀旧。新世纪以来,伴随中国所遭遇的现代化瓶颈,80年代逐渐被建构为一个理想的路标。在人们的想象中,80年代是新纪元伊始,是充满真实喜悦和豪情的时代。80年代的青年有理想,80年代的青年有担当,创造奇迹要靠80年代的新一辈。当然,这对于“80年代”是一种简单粗暴的理解,诸多80年代的现实都可能被遗忘在这种简化过程中。也因此,《平凡的世界》被重拍引起了各方瞩目,作为一部深厚的现实主义巨著,《平凡的世界》蕴含着拒绝以任何名义将现实和历史简单化的力量。相对于新世纪建构的80年代简化版,原著小说《平凡的世界》是80年代的作品,携带着80年代的真实诉求。它对于“平凡”的肯定,对苦难人生的理解,特别是博大的现实主义情怀,都不能被囊括在当下过于简单的80年代怀旧之中。这可能也是电视剧形式呈现多年受到冷落的原因。而当电视剧终于获得呈现,便首先意味着一种可贵的探索:当下的观众能否不以简单粗暴的方式进入80年代,能否不仅仅在浪漫爱情和校园生活的意义上进入80年代?80年代不是浪漫的,也不只是校园、改革弄潮儿或成功者的,80年代可能是平凡的甚至是苦难的。时至今日,我们是否还能够放弃怀旧,而是以现实主义的方式进入80年代?

另一个层面便涉及现实主义,也涉及现实主义和当下大众文化的巨大差异。为什么说现实主义和大众文化不同呢?因为现实主义作为一种创作方法,强调营造“现实的幻象”,而这种营造需要必要的思考方式,那便是普遍联系。事物是普遍联系的,只有以这种方式进行思考,才能尽可能广袤地呈现现实的复杂性。与此同时,这种方法也热衷于呈现复杂的人物内心世界。《平凡的世界》便是如此。孙少平生于平凡而归于平凡,但是很难简单地说他是失败者,因为在现实的复杂性中,我们看到了他的自尊和坚持,看到了他的不平凡。因此,孙少平是丰富而多面的。然而在当下,我们所惯用的是大众文化的情节剧逻辑。这种文化从不鼓励、并事实上拒绝普遍联系的思考方式。它对呈现复杂性压根不感兴趣,它最喜爱的方式是将现实简化为一条清晰可辨的直线,并凭借直线的冲击力实现利润,比如偶像剧和恐怖片。在此,所有的套路都是既定而单一的,人物不重要,现实不重要,只有引人入胜的情节最重要。支撑大众文化的是一种线性的思维逻辑,它习惯于将现实简化、并分割为可理解的种类,比如穷人、富人,恐怖片和爱情片。因此,经过大众文化喂养的观众很容易丧失对现实主义的欣赏能力。大家都图个乐,谁会费劲去看陕北农村10年的变迁呢?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平凡的世界》的重拍再度成为一个不乏悲壮又充满困境的“另类选择”,很难想象导演如何抵挡大众文化趣味对现实主义的潜在拒绝。应当说,导演毛卫宁的决心是令人敬佩的,他不断强调电视剧的拍摄将敬畏和忠实于原著,不为他物所干扰。事实可能也是如此,急功近利的收视率并不是衡量艺术的唯一标准,大众文化情节剧最具有娱乐性,但这却恰恰是严肃的现实主义所拒绝的。而当观众在现实主义之下重新发现现实,并面对现实的苦难,可能也很难有心情“图个乐”了。尽管在当下,重归现实主义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制作者依然做出很多努力,诸如力图“还原时代氛围”,为此而重建了戏里的村庄和县城,重新修了一段铁路,建了一段水坝,还搭了被洪水淹没的城市一角。人物的造型和服装都力图还原80年代的状况,为了更好地呈现心理斗争,还设置了旁白。应当说,大到村庄和县城,小到针头线脑,《平凡的世界》试图在细节上重建精品的意识是很清楚也很难得的。

尽管如此,这部力图重现《平凡的世界》的作品仍然不可避免地与大众文化的逻辑进行博弈。例如,明星们的表演更多是情节剧式的,他们更多呈现情节发展中的喜怒哀乐,较少通过细节或镜头来刻画人物,而通过细节的真实来塑造典型形象却是现实主义必要的内容。观众们质疑偶像明星的表演实力,原因也正在于此。与此同时,对于这部电视剧的接受也携带着大众文化的色彩——主演们颜值高,青春的爱情,都延续着情节剧的接受模式。而曾经制作《路遥》纪录片的80后导演田波则将“平凡的世界”和“穷二代”联系起来,认为孙少平是一个出身贫寒的“穷二代”,他的宝贵精神是吃苦、感恩、不放弃……但这种“穷二代”的标签式判定恰恰是80年代现实主义所反对的,试图在平凡与不平凡之间维系辩证法的路遥,不知能否忍受人们将其竭力呈现的社会全景简单化为“穷二代伦理学”。不得不说,《平凡的世界》有如逆水行舟,在大众文化的快餐语境中重建“厚重”精品,过程必然是艰难的。

在第三个层面上,《平凡的世界》又涉及对农村的呈现。应当说,在农村问题被作为重中之重来解决的当下,以正剧精品的方式呈现农村,将农民呈现为积极而严肃的形象,改变既往大众文化中对于农民的喜剧化呈现,是十分必要的。这部不以曲折的情节取胜、拥有重现“平凡的世界”之抱负的电视剧,确是一部难得之作。

英雄训练师单机破解版

旷野之狩石器版

天行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