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录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乡村异闻录之七日惊魂-【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4:17 阅读: 来源:记录仪厂家

阿玉是个苦命的女人,早先嫁过来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就被家庭富裕的婆婆看不上。妯娌阿霞家庭条件还可以,所以比较得婆婆宠爱。

前不久,因为一次交通事故,阿玉的丈夫刘大去世了,阿玉悲痛欲绝。幸好刘大在去之前给她肚子里留了种,才让她有些许安慰。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霞被查出了不孕症,这才让婆婆把重心转到了阿玉这里。

预产期的前几天,老刘太太就陪着阿玉住在医院。

刚好这天回来拿存折取钱,急急忙忙出门,结果脚下一滑,脑袋正好磕在了桌角上,当场就没气了。

一个白胖水灵的孩子出生了,遗憾的是,期盼了很久的老刘太太连一眼都没看见,就上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

因为老刘家是村里有名的富户,所以在怀孕期间,阿玉被调养得很好,顺产,奶水充足。

得知婆婆出事的消息,阿玉很伤心,但是因为在月子里,又是第一胎,尽管已经被阿霞两口子接回了家,但还是没办法操持婆婆的后事。

婆婆的灵堂已经摆好了。村里的规矩是死了人要在家中搭七日灵堂,然后下葬。一般家里长辈死了,灵堂都在大厅。但因为阿玉刚生了孩子,怕晦气冲了孩子,所以就把灵堂摆在了院子里。

第一天,阿玉虽然觉得身子有些虚,但还是披着厚厚的被子,来到院子里给婆婆上香磕头。

当天晚上,阿玉一边抱着孩子轻轻摇晃,一边看着窗外灵堂的情况。

来吊唁和帮忙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阿霞两口子还忙活着。

阿玉轻轻叹了口气,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忽然,阿玉感觉自己的余光了门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大概是自己太累了,阿玉想着,轻轻放下孩子,躺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阿玉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东西朝自己靠了过来。起身一看,还是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因为这些事,自己得了产后忧郁症?

窗外起了风,隔着双层玻璃,阿玉虽然感觉不到,但是夜幕下的灵堂此刻显得分外恐怖,那两边垂挂的白绫子像极了恐怖片中女鬼的衣服。阿玉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悸,躺下来搂着孩子,强迫自己赶快睡着。

迷迷糊糊中,阿玉觉得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盯得她全身发冷,尽管婆婆给她准备了几床厚被子,但还是挡不住那刺骨的寒意。

阿玉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结果,这一下,差点儿把她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她看到,婆婆此刻就站在窗户外面,一双冰冷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她!

“啊!”

阿玉的叫声几乎惊动了全村,阿霞跑了进来,小叔子刘二为避嫌,只站在阿玉房门外。

“嫂子,你咋啦?”阿霞扶着慌乱的阿玉问道。

阿玉哆嗦着指着窗外说:“是妈,妈回来了,就在窗外!”

阿霞向窗外看了一眼说:“啥都没有啊,嫂子你做梦了吧?”

“没有,我看得可清楚了?”

阿霞无奈地摇摇头说:“嫂子,肯定是你太伤心了,神经紧张。要不这样,你上我那去,咱姐俩睡,行吗?”

阿玉点点头,抱着孩子跟阿霞回了房间。

这一晚上总算是过去了,第二天,阿霞两口子接着操持婆婆的后事。

阿玉觉得很困惑,昨晚的事情,难道真的是自己眼花了,可是那感觉太真实了,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啊?

晚上,阿玉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毕竟阿霞两口子忙一天了,还得伺候自己,怎么能再打搅他们呢。

虽然盖着厚厚的被子,阿玉还是觉得手脚发凉,窗户已经被挡了起来,可是她还是觉得,现在婆婆就在窗户外面,死死地盯着自己。

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婆婆有什么话想跟自己说嘛?

迷迷糊糊中,阿玉只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从自己的脚底往上摸,膝盖,大腿,腰,眼看就快抓到胸部的时候,阿玉猛地一惊坐了起来。

原来是梦,阿玉擦了擦头上的汗,看了看身边一脸安静的孩子,又躺下了。

刚有了睡意,可那感觉又来了。然而这一次,阿玉却睁不开眼睛了,她分明能感到有一个人此时就站在自己的床边,仅凭感觉,阿玉也能感受到那人冷冰冰的眼光正盯着自己。

寒冷感越来越强烈,可阿玉就是没办法移动身子,想喊,可是嘴巴一点儿也张不开,喉咙里还想卡了一块骨头一样难受。

阿玉确信,这不是做梦,因为这感觉太真实了,她甚至能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就在这房间里踱来踱去。

就这样过了一夜,阿玉感觉自己能动的时候,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为了不给家里人添麻烦,她没说出来。只是晚上没有回房,呆在堂屋里。

可是一入夜,那感觉又来了,那个人好像有什么执念,围着阿玉一圈一圈地转,不管阿玉躲到哪里,那感觉依然清晰。

此后两天,阿玉每天晚上都能感觉到有个人在自己床边。

最后一天了,明天婆婆就要被抬去下葬了,阿玉抱着儿子坐在床上,脑袋里乱糟糟的。她觉得一定是婆婆回来了,而且是有什么事。是为了回来看看孙子吗?

还是因为,婆婆的死另有蹊跷!

想到这里,阿玉心中的恐惧减了几分,毕竟婆婆在世的时候,虽然对自己有些成见,但是还算明事理,过门这些年来,从来没刁难过自己。得知怀孕以后,更是对自己照顾有加。自己也是本本分分,对待婆婆犹如亲娘一般。无冤无仇的,婆婆肯定不会加害自己。

是因为舍不得孙子吗?

阿玉想着,把怀里的孩子又抱紧了一些。可转念一想,婆婆不傻,就算再舍不得,也不可能让孙子跟自己一起走啊!

难道,是因为婆婆有什么冤情想跟自己说?

阿玉想着,伸手把盖在窗户上的布帘子扯了下来。

那张想象中的脸没出现在窗外,让阿玉松了口气。没有月亮,黑黝黝的灵堂矗立在院子里,大红棺材在夜色下显得越发恐怖和诡异。

“妈,您要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就给我托个梦吧。”阿玉默默念叨着,躺下了。

很快,那感觉就来了阿玉两手紧紧抓着被子。但是这一次,她并没有感到害怕。既然婆婆每天都来,那自己就问问,婆婆究竟有什么事想跟自己说。

似乎没有那么冷了,阿玉感觉自己的手可以微微动弹,眼睛也抖了起来。忽然一股寒流直冲上脑,阿玉睁开了眼睛。

没错,站在床边的就是婆婆!

阿玉急忙抱起孩子,缩在床脚,一脸惊慌地看着婆婆。

婆婆穿着寿衣,头发乱糟糟像鸟窝一样。脸色白得不可思议,似乎要变透明。

“妈,您想干什么?”阿玉护着孩子,惊慌地问。

婆婆露出一丝冷笑,转而又满脸怒气,两只眼睛射出的寒光穿透了阿玉的皮肉,直射进心里。

婆婆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阿玉,另一只手则做出一个刀砍的动作,然后一转身就消失了。

阿玉一身冷汗,刚才婆婆的意思她很清楚,婆婆是要杀了她啊!

可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坐月子没能好好办婆婆的丧事吗?

阿玉睡不着了,明天婆婆就要下葬了,自己必须知道原因。于是,阿玉套上最厚的衣服,用围巾把自己的头脸包裹起来,只留眼睛,出门来到婆婆的灵堂。

幸好棺材盖子还没钉,这里的规矩是要在下葬之前,让亲人朋友最后看一看亡者。阿玉磕了三个头,然后打着手电筒,往棺材里看去。

婆婆依旧平静地躺着,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两只手搭在胸前。脸上因为搽了胭脂的关系,也没有那么苍白,只是额角的伤口有些吓人。但是很难跟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娘啊,媳妇没得罪您啊,您这是怎么了?”

正说着,只听“咔嚓”一声,棺材底部的架子折了,倒了下去。

阿玉一个机灵,往后退了两步。忽然,手电光一扫,阿霞看到婆婆露出的头顶似乎有什么东西,就隐藏在头发里面。

阿玉壮起胆子,扒开婆婆的头发,一个圆圆的木质东西露了出来。看那样子像是一颗钉子,被硬生生地钉进了婆婆的天灵盖!

阿玉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婆婆不是撞死的,而是被人害死的?

阿玉急忙把刘二和阿霞叫了起来,还打电话报了警。

在警察的帮助下,婆婆头顶的钉子被取了出来,那是一颗桃木钉,村里的传说,遇上枉死的恶煞,只要在用头顶钉下一颗桃木钉,那么恶煞的鬼魂就可以被镇压住,不会出来作乱。

“阿霞,妈死那天只有你在家!”刘二看向自己的妻子。

阿霞的眉毛马上竖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大哥死后,你惦记他那份财产不是一天两天了,为这事儿你可没少跟妈吵架!”

“哎呀,那怎么啦,天下不和的婆媳多了,能说明什么?再说了,你有什么证据,别血口喷人!”

“兄弟你别瞎想了,阿霞不是那种人。”阿玉劝道:“有警察呢,很快就能查出来究竟怎么回事了。”

阿霞一跺脚回了自己的房间,刘二帮着警察处理现场,阿玉回屋抱着自己的孩子,想着惨死的婆婆,泪水又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一阵风,吹得房间玻璃直晃悠,只听得“咣当”一声,阿霞尖叫着跑了出来。

“什么情况?”阿玉也跑了出来,看到阿霞像中了邪一样,指着院子里的一个角落大喊大叫,把街坊邻居都吵了起来看热闹。

阿霞在院子里一边大叫不要过来,一边左闪右躲,就好像有一个大家看不见的人想伸手抓她一样。

刘二上前把妻子抱住,摇晃着她的身体大声问她究竟怎么了。但是阿霞根本就不理刘二,反而想拼命挣脱丈夫的怀抱。

两个警察上来帮忙,才把阿霞彻底控制住。

阿霞依旧朝着那个角落大叫,不过这一次,她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妈,我错了!我不应该为了财产害你啊,我不是故意的!妈,你饶了我吧,我不敢啦!”

警察连夜把阿霞带走了,阿玉抱着孩子和刘二坐在堂屋里,都默默无言。

屋外的风呼呼地刮着,忽然房门一开,老刘太太走了进来。

“妈!”两个人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老刘太太此刻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说:“你们不要怕,天亮我就该去下葬了,我是特意回来看看你们的。”

“妈……”刘二两步跨到母亲面前跪下道:“是儿子不孝,找了这么个坏心肠的女人,把您给害死啦!”

老刘太太说:“起来吧,妈不怪你。”

原来那天,老刘太太回来拿存折,兴冲冲的样子引起了阿霞的不满,因为自己不能生育,所以阿霞在阿玉怀孕以后,一直不怎么高兴。

看到阿霞的态度,老刘太太很生气,于是就跟媳妇吵了起来。阿霞甚至扬言,等孩子一生下来,就扔进山里喂狼。

老太太哪里受得了,作势要打阿霞,谁知被阿霞一推,一下没站稳,额角正好磕在了尖锐的桌角上,当时就没气了。

阿霞当时就慌了神,村里人迷信,她怕婆婆回来报复自己,于是就用了桃木钉,并亲自给婆婆梳了头。

本以为桃木钉能镇住老太太,可是没想到老太太怨气太重,而且担心阿霞真的对自己的孙子下手,所以才阴魂不散。

不过因为桃木钉的关系,老太太的神智出现了一些问题,分不清谁是谁,以为阿玉就是阿霞,怀里抱着孩子就是想害孩子,所以才在夜里出现,想吓死阿玉。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老刘太太从阿玉手中接过孙子,含着泪说:“宝啊,奶奶真想亲手把你抚养大啊,可惜没机会了,你放心,奶奶在阴间也会保护你的。”

一家人抱头痛哭,直到天空泛白,老刘太太才离开。

阿霞被判了死刑,这也是她应得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村里没有人同情她!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以后,刘二把家里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嫂子和侄子,自己背着一个大包袱出门打工去了。

家里只剩下阿玉一个人,每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她就抱着孩子做在门口,回想着当初那个热闹的家。

---- 作者寄语:自作孽,不可活啊。与人为善,自己也心宽。

天外飞仙BT

山海宝贝手机安卓版

上仙ol手机版

正统三国无限内购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