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录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叶问2014城镇化单独二胎延迟退休

发布时间:2021-01-25 16:29:03 阅读: 来源:记录仪厂家

叶问2014:城镇化单独二胎延迟退休

2014年大幕已经拉开,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方方面面迎来了诸多的挑战。在上周六晚甘肃卫视播出的《新财富夜谈》的节目中,叶檀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 ,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一同辨析2014年百姓最关心的宏观及民生问题。  如何顺利推进  城镇化进程?  叶檀:2014年改革元年,我们的城镇化和户籍改革在2014年会同步进行。哪些城市会率先进行户籍改革呢?我们一开始希望是大城市,因为很多人希望到大城市生活。实际上错了,一线城市的人口会收得更紧,因为一线城市不胜负荷。我们会看到中国的二线以下的地级市、县级市、小城镇会蓬勃地发展。这些是我们政府希望的新型城镇化户籍改革的主导区域。  林采宜:城镇化的进程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农民进城了以后,他是不是能够得到和城市居民一样的社会保障,这是一个最根本的东西。另一方面,农民进城后,他在农村的财产,农村承包土地的使用权怎么去流转。如果有一个交易市场能把农村的财产妥善地处理,那么他才可以无牵无挂地进城。农村土地流转的交易市场的发展有利用于农村土地经营的集中化。我个人认为现代农业的前提就是土地的集中,而土地的集中就是建立在土地交易制度上。  李慧勇:按照一般的标准去测算,大概一个城镇人口需要的直接和间接的投入大概是在20万元。根据2012年的数据,我们户籍城镇化率是35%,我们的一个就业或者说常驻人口城镇化率是51%,中间的差距大概是16个百分点,大概是两亿多的人口。要解决这么多人的市民化问题,差不多需要40万亿的资金投入。  叶檀:民生问题大家心同此理,都支持城镇化。农民进城,他的宅基地的收益归谁?他的承包田的经营使用权的转让的收益归谁?另外,城镇化的初期要几十万亿的成本到底由谁来支付?这两个问题解决好了,中国的城镇化会非常顺利。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不好,中国最大的利益纠葛无法理清的话,那么中国的城镇化会步履维艰。  单独二胎能阻中国“未富先老”吗?  据国家卫生计生委最新消息,目前,浙江 、江西和安徽3个省正式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9个省已按要求通过备案程序。据美国 《耶鲁政委:全球化》计算,中国进一步放宽“二胎政策”,每年新增加的出生人口可能达到500万,在21世纪中叶,中国总人口约为16亿。  叶檀:单独生二胎之后,中国的两个问题我们需要关注。第一个总人口数量会不会发生改变?很多人担心中国未富先老,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第二就是人口结构恶化的问题。我们经常会发现两端的人口他的生育比例非常高,一端是非常有钱的,另外一端是低收入人群。  鲁政委:这次中国的二胎政策调整是为了什么?主要是因为从长周期来看,一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的程度上受到人口红利因素的影响。人口出生带来了更大的消费支出;当这些人成年后,又会成为充沛的劳动力的供给,从而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所以二胎政策对于缓解中国养老的压力是有一定的帮助的。“未富先老”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国家是不是把这个问题看得很重要?如果国家把这个问题看得很重要,那国家就会有足够的钱来填补我们社保的空账。我们现在统计的中国国有资产有70多万亿,目前任何人估计的中国养老金的空账,还没有估到这么大的数字,如果国家愿意把这些全额划转,那“未富先老”的事我们就根本不用担忧。  政策放开了,你会选择生二胎吗?有人欢迎,也有人算了成本认为家庭年收入不到12万,慎生二胎!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上海逾200万户“双独”家庭中,实际生育二胎的为7000多户,占比仅为0.35%。  林采宜:人口在生育上面的逆向选择是全世界都有的现象。城市的父母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要远远大于农村的父母,因此城市的年轻人更加不愿意生育孩子。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认为政府在儿童的教育和医疗上面要承担尽量多的责任,这样能鼓励那些文化素质比较高的妈妈去生孩子。既然人口生产的收益属于社会,那么成本也应该部分的属于社会,不应该完全属于家庭。  延迟退休要考虑  人文关怀吗?  叶檀:你愿意延迟5年退休吗?面对这样的话题,所有的人心里都“咯楞”一下,因为我做好的人生安排就是60岁退休,但是你现在让我65岁退休,甚至像德国有可能延到70岁,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朱宁:十多年前我到美国留学的时候,美国当时可能从63岁就能领取养老金了,那么现在可能已经是被推迟到了66岁。随着咱们医疗技术的提升,人口的寿命逐渐增加和人口社会老龄化的出现,延迟退休其实变成一个全球性的趋势。  林采宜:延迟退休会有两个方面的负面效应。第一,对于那些从事体力活动的蓝领、老年人,他们到了五六十岁以后身体的机能下降,如果说他们还留在岗位上,会有安全事故的风险;第二个就是他本身的健康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也会给社会带来医疗方面的成本,可能得不偿失的。有的人会提出来,一些有技能的老年人在退休以后还有很大的价值没有发挥出来。目前社会已经有太多的退休返聘制度,这是一种市场的选择,不需要政府操那么大的心。  鲁政委:延迟退休在中国有一点挑战,就是去年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大概就是75岁左右,如果我们延迟到65岁,好像只能享受10年。交了几十年养老金,结果我只能享受十年,这个是不是合理?很多西方国家,他们的预期寿命和退休年龄之间的距离是比中国要长的。我们恐怕到60岁之后,已经做不了什么了,再延迟5年退休,这个有意义吗?所以我就想说的是延迟退休的前提,其实是我们要做的是怎么样改善人力资本的保健,从而让他在65岁还能够享有55岁那样子生产能力。所以要不要延迟退休,这是一个伪命题,真正的命题是有没有财力,允不允许这些人自愿选择他们的退休年龄。 (文字整理:陈靓)

简约三居室装修

龙湖清晖岸装修

新外大街乙8号院

相关阅读